您的位置:主页 > 护理园地 > 情感驿站 >
一辈子的情人-汪韵雪
发布人:admin 发布时间:2014-05-08
  心血来潮,突然想在夜间出去走走,给D打了个电话,D说:“我回家了,在剪韭菜呢,剪了一天了。”语气中透着无奈,她不知道,在我而言,有多羡慕那份无奈,家近的好处就是,无论你有多狼狈、多疲乏,随时都有归避之所,那里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,你不必担心你的父母会不会已经厌倦了你,他们是你一生最忠实的情人,你永远是他们最甜蜜的负担。
  小时候,我时刻盼望着逃离,那时,家,于我来说,更像是囚笼,以至于11岁开始住校的时候,我兴奋地犹如脱了困的小鸟,再不用每天被逼着吃饭,每晚被逼着睡觉,整天听着母亲无休止的唠叨。高中时,去了更远的市里寄宿,逢长假才回去一趟,父亲偶尔会去学校探望,那时我们父女的关系处于低谷,叛逆期的孩子看什么的都不顺眼,和父亲的越发没有话题。高考填报志愿时,我说:“我要去内蒙古。”父亲说:“哪里好,你去哪里,都没有关系,但不要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!”父亲并不是严厉的人,但说那话时,我觉得他严肃而且专制。后来由于种种原因,还是选择了省里的大学读书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和父亲的关系渐渐缓和。毕业后,稀里糊涂地来到这遥远的南方。父母仍是说:“哪里好,你就去哪里。”再听这话时,鼻子微微发酸。
  工作后,回家的机会更少了,每次回去,都发现母亲更加苍老、瘦弱,小时候眼中父亲高大魁梧的身影渐渐变得佝偻。我竟都忽略了父亲已六十出头,当年驮着我到处游走的强有力的肩膀已变的瘦削。他们在我看不见的时候一点一点老去……
  母亲老了,更像个孩子,电话里,她开始向我诉说她哪里受了委屈,哪里疼的厉害,想吃什么,想买什么。似乎我和母亲的角色对换了。父亲不像母亲,就如男人不同女人,我买了东西给他,当面问他,他只说:“一般,还可以。”让我多少有点沮丧,我走后,背地里,母亲却告诉我:“你爸喜欢得不得了,天天用(穿)着。”偶尔我有事情,未能按时打电话回家,母亲又会告诉我:“你爸昨天一直等你电话到很晚。” 最先我说他打过来问问不就好了嘛。“他怕你有事情,打扰到你。”后来我告诉他们,若是未能打回去,不用等我,隔天会再打的,然而母亲仍是告诉我,父亲依旧等待。似乎那成了他们一天中最重要的功课。
  再和父母上街时,不再是我扯着他们的衣角或者握着他们的大拇指,而是我像搂着小朋友一样一手搭在母亲的肩上,父亲跟着。父亲从来不说他想要什么,母亲了解父亲,看到父亲喜欢的会告知我,父亲便要埋怨母亲并坚持说自己不喜欢,末了,倒成了我强迫买与了他。父亲又会噌怪我浪费钱。
  假期结束,我要在早上搭车,天还没亮,父亲便起床做饭,因为我总说喜欢家里的饭菜。待我吃完饭,父亲便帮我提着沉重的行李上车,我也任由他提着,即使再老,他也仍是家里的顶梁柱。母亲尾随着我,又开始絮絮叨叨。直至车子开走后,我扭过头,车窗后,他们原地未动的身影渐渐变小。
  因为有了我这个负担,他们买了大幅的中国地图,研究我所在的城市;他们看天气预报,总关注我这里的气候,一听说刮台风,便急得不行;他们听说我要回去,将家里种的板栗留了太久,以至我回去时已经坏了大半……他们从担心我的学业到我的工作到我的归宿,然而突然间,我都这么大了,突然间,父母亲都这么老了……
  不管我们身处何地,不管我们年少轻狂抑或是已为人父母,请将家里的老人挂在心上,按时打个电话回家,或许他们在你生活中的分量已逐渐减轻,而你却永远他们生命的重心,没有一份爱能如此深沉和宽容。